瓶子正

I want to caght my sanity.

【宋晓】素月东山上

冰糖的文!!
表白她!!!

星星糖:

*私设如山
*ooc
*爱属于双道崩属于我
*短篇,很短
*白开水一样没什么味道
*呃,文笔不好
*可以的话,就继续吧……





――
  素月东山上,


        点星树影间。


        此地荒渺,无人敢近,是一片……鬼林。


  就得到的消息来说,许是新鬼。


  冰凉的月色倾泻下来,却流不进叶下的阴影里。


  而宋岚无所觉。


  毕竟,他看得见。


  沉默地轻拨开树枝,宋岚继续往前走,步子很稳。


  树枝突然从旁边刺了过来。宋岚步子一转,刚躲开就发现更多的树枝缠了过来,铺天盖地。而后拂雪一闪,枝叶尽落。宋岚一剑划开了树枝最密集的地方。


  那里有一个被树枝缠起来的小女孩,满眼泪水,惊慌地看着他。


  他割断了那些树枝。


  小女孩似是在忍,可是泪珠还是像断了线一样,她断断续续地说:“我,我还以为……还以为我要……死了。”说着,手不停地抹着泪水。


  宋岚曾经想过,像晓星尘那样温和地抱一抱被救出来的孩子,软言哄着,送她回家。


  但是他试过几次,显然,效果不好。


  宋岚轻轻握住了小女孩的手,什么也不做——这是他摸索出来的最能让这些孩子平静的方法。另一只手,握紧了拂雪。


  “道长……你不会让我死吧?”小女孩停下哭泣,带着希冀望向他。


  我不会放任任何一个人平白死于我眼前。宋岚想。


  但是小女孩显然由于他的沉默而有些不安。


  她伸出没被握住的那只手,说:“道长?我……我害怕。”


  宋岚平静地看着她。


  别怕,马上就结束了。


  小女孩听不到。她只是紧紧的拽着宋岚的衣角,絮絮说着些东西,来平复一下自己的恐惧。


  “道长……我叫阿月。”阿月闷声说:“没爹没娘……所以没姓。”


  “他们都欺负我,说我是野种……他们很过分对不对,还把我逼到这林子里……”


  血已经开始燃了,特殊的火点着了阴气森森的树林。


  别怕。宋岚拍拍阿月的头。


  “为什么啊?”阿月的语调突然尖锐起来,“我做错了什么?难道这种人不该去死吗?”


  你什么都没做错,只是走错路了。宋岚垂下眼,拂雪已然送进了阿月的胸口,正入心脏。


  只是,来不及了。


  剑出,没有沾上一滴血——这孩子本就非人。


  拂雪归鞘,宋岚迅速掩了阿月的尸骨,向林子外走去,邪火不近。


  他略有些漫不经心地想,几十年前的宋子琛会不会死在这里?即使这个假设毫无意义。


  停步于林外,他安静地看着大火燃尽鬼林,连同罪孽,连同鲜血。


  风像是在哭嚎吗?


  宋岚站在阴冷的火焰之外,清风徐来,明月加身,如——故友邀约。


  今夜星河天悬。


  那之后,几年了呢?大多数人都不记得了。宋岚不太想记得,也不太想忘记。


  他只站了几刻,树林就已经不复存在了。怨灵的血……燃尽了它。


  他走了。到了镇上,进了客栈。


  摸出纸笔和银两,给掌柜的写了张字条:住一晚。


  掌柜的很奇怪地看着他,但还是收了银子,让小二领他上楼。


  他关好门,点好灯,又拿出了纸和笔。


  “今日行至云镇,路有鬼林。人言鬼食人,遂至。事毕无言,稚子何辜?惜之迟矣。”


  他握着笔,停了半响,火光摇曳未明。


  宋岚终究还是又加了一句:仍不见,有思。


  写完之后,宋岚把它烧了。


  看着纸条一点点化为飞灰的,却不止是宋岚。


  晓星尘静静看着火从“今日”烧到“有思”,用他自己的眼睛。严格来说,是晓星尘的残魂,过往前尘几近如梦而逝的一点残留意识。他醒来很久了,但是没人能听得见他说话,也没人看得见他。即使对于已经不算人类的宋岚,依旧如此。


  他勉强记得有个小女孩,她还在睡觉,他不能吵醒她。他仍旧在无人知晓的世界里。


  但是奇怪的,他感受不到一点孤独与惶恐。


  而是愿同这个人一起,除魔歼邪,即使对他而言他并不存在。


        不过,那都是明天的事情了。


  晓星尘看着抱着霜华靠坐在床上的宋岚,说:“睡吧。”


  宋岚好像能听到一样,闭上了眼。


  究竟是否睡了,不得而知。


  宋岚抱着霜华,晓星尘坐在宋岚旁边。从沉沉夜色到天光破晓。


  他坚信,终有一日天光,影有三。


  此路崎岖泥泞,风雪交加,幸而并肩同行。


end


 

评论

热度(23)

  1. 瓶子正与月书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冰糖的文!!表白她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