瓶子正

I want to caght my sanity.

【 关于6.0.0版本的 Q&A 2.0 】

好良心啊……

提香:

LOFTER小秘书:



亲爱的大家,我是LOFTER 运营负责人@小夏 。




对这次版本更新,大家猛烈的吐槽我们都看见了。@空桑 @牙牙菇娘 @橘清酒 @恋语市剧情研究所 你们的文章,包括在小秘书下的2000多条评论,我们产品、视觉、交互,运营同学都有认真在看。非常感谢你们提的意见和建议!我们也在不停的讨论,怎样做才能不辜负大家的心意。有时候太在乎,反而表达没那么顺利...




关于大家非常关注的几点,我先来做一下说明:




1:新版本默认最热,而不是最新,对于小透明和圈内新人非常不友好,你们是不是有赚钱的压力?所以急功近利的做了这个?




不是的。做这个调整是数据反馈,新进入TAG的用户第一诉求是快速找到优质内容,而“最新”只是时间排序,不能反映TAG内容质量,所以这次捋顺了逻辑,用日榜,周榜,月榜多个时间维度来展示热度靠前的内容,方便新用户发现阅读关注和进行互动。




我明白大家反映的点:老用户就是想看TAG里面今天又有什么新的文章和图片,同时,新文章和图片也多了很多曝光的机会,这样才有可能被点赞推荐热度上升,小透明才有可能变成太太。




这个反馈我们收到了,也在和产品交互同学讨论:怎么平衡TAG更新文章露出和新用户发现好内容的问题。




我们并没有打压新用户(留下来求求你不要走还来不及....),可能这个问题解决的不太好,双方都不爽,接下来我们继续研究看怎么调整,请大家给我们一点时间,继续给我们提意见!




2:为什么从九宫格变成双瀑布流?排版不好看!




这个吐槽确实出乎我的意料….因为IOS很早就是这个排版了,我们并没有收到不好看不方便的反馈。反而双版本不一致是个问题,安卓此次有时间就追了一下进度....




当时iOS改成瀑布流形式,是为了能更多的展现单日志的内容,图片,文字都能展示的更多,并且露出了喜欢按钮和总喜欢数。这个是有助于发现内容和互动的。




大家觉得九宫格排版更好,瀑布流“逼死强迫症”患者,我们视觉设计师收到了,接下来也会寻找更好的在TAG内同时展示文章和图片的方法。(九宫格也是一种方案,我们研究下怎样做内容展示和互动的结合)




请给我们一点时间!




3:你们是不是做了限流?关注了用户,却无法及时在首页看到对方的更新,导致作品阅读量急剧减少




这个真没有!从来没做过所谓“限流”!搞好内容分发,扶植新用户还来不及,怎么可能做限流?是我们的信息流吐出一直有问题!(这个真的是技术问题了,LOFTER经常被莫名其妙的人刷,导致信息流堵塞,正常的信息流就刷不出来了....)




这个技术解决方案,我们已经有所进展,下周!!请大家下周再看下有没有改善!!(如果还没有改善请技术GG跪着写道歉文!)




4:图片打不开!这个已经很久了!作为一个图片起家的App怎么会图片打不开?




这个是让我最近头疼复发的问题........事实上应该只有四川和广东的移动用户打不开图片,这个跟移动运营商有关。跟第三方有关,就不是我们推动就有进展的....非常烦躁,想了各种办法,不行我就要去跪移动了(请移动的同学看我看我看我,请指一条出路哭~~




以上这些,我们都排在第一优先级去研究解决和改进!但版本迭代需要一点时间,我们会尽快推动!




对了,下个版本,“可设置不能转载”、“置顶”、“可设置打赏开关”、“版权声明优化”等等都会同时上,敬请期待。






《你觉得一个人什么地方最让你着迷?》

戊上老远:



我的话是会被
【 对某些事物人有着强烈的执着,仍保有理智让自己通过努力变得十分优秀】
这种人的这种特质深深吸引。
沉迷谁都会,但是理智不一定谁都有。

就特别不喜欢那种中二颓废系的作逼,因为我自己就是这种人。
虽然极力抗拒,但还是不得不承认,唯有对【沉迷享乐】和【逃避现实】不能自已。
唯一的动力应该就是【愉悦】,
因为想到受众反映会很有趣于是就会很开心的搞事。

克制欲望的能力、直面欲望的勇气、发泄欲望的方式。

前一阵有个姬友跟我讲说她自己不知道【对现实中的人怎样才叫喜欢】
我想了想,然后我也很迷茫了……
有的时候隔了个屏幕好感还可以慢慢累积,
一旦突入现实就极可能会被瞬间打散所有的好感。
年轻的时候还可以不后怕的图个一时爽,
年纪一大,一旦开始计划着将来,就会陷入:
“我真的喜欢她么?”
“眼前的这个人又有多喜欢我呢?”
“我真的了解她么,而她又了解我什么呢?”
“我伪装的那么好,我自己都讨厌现在的自己,她又喜欢我什么呢……”

然后想起来一个最简单明了的说法:
【不讨厌就是喜欢。】

可是这种情感是可以互相转化的,因为你后来讨厌的地方很有可能是当初着迷的地方。
而当初你最讨厌的那个部分很有可能成为你后来自我接纳的契机。
当然,想到后来就会陷入弱智逻辑悖论里。所以划不划等号也无足轻重。

这也是很多人最后选择没有感情的婚姻?
因为没那么喜欢,也没那么重视,也没那么多纠结,也没那么心疼。

现在的人沉迷“恶友关系”,因为大家都是“同类”所以没必要遮遮掩掩。
而“恶友关系”算是“喜欢”么?
因为自己的恶趣味被接受了所以拥有的片刻栖身之地……这种也可以称之为喜欢的话。
似乎也说的过去?毕竟相处的时候很舒服。

这就很有趣了,当你喜欢的时候,你觉得ta对你“打是亲,骂是爱”。一旦不喜欢了,又开始借助一个个的高帽子去往上扣,哭着喊着“博取同情”而有理由让下一个目标快快上钩。

这样很卑鄙不是么?
双标本标了,仿佛一个个被shi糊了眼。明明指责别人,自己还干的不亦乐乎。
想了想,现在各大评论现场好像也是这个样子了,真实恶臭。

唉,惯性黑深残……想到一首歌了。

『我可以 为我们的散 承担一半
可我偏要摧毁所有的好感
看上去能孤独的很圆满
我做作的表情让自己很难堪
可感情这玩意儿怎么计算』


所以到最后麻木中的理智是比起跟着风评走,还是遵从本心更开心。



人间恶臭,臭的狗血,臭的有趣。

关于职业选择

红妖:

毕业后最好不要去做销售,上学期间你们愿意怎么玩就怎么玩,但毕业了的第一份工作很重要。
不要虚,最大得优势就是“我是应届毕业生,以后还可以学很多”


对家长也要勇于说出自己的想法,和他们讨论,必要时“斗争到底”,毕竟以后的人生是你过的,不是你父母


Rofix:



所有的选择都指向了这里,只有从终点回溯,我们才能看得更清楚。什么是工作?在我看来,工作就是你结束学生身份后的生活状态。通过好的工作可以获得:




1. 经济收入:保障了生存和应对意外的手段。




2. 影响力:创作了震撼人心的作品/改变了人类的生活方式/推动历史科技




3. 成长性:随着时间你的能力,见识都逐渐增长,你越来越完整。




4. 社群:获得志同道合的亲密关系和社群,心理上的支持力量。




5. 兴趣:可以沉浸在感兴趣的领域,有起床的动力。








不同比例的这五点构成了我们的生活幸福,这就是为什么家财万贯的人还会工作,因为他们需要其他几点。毕业后,你平时做的事构成了你的生活,就是你的工作。我们不会指着一只捕食的猎豹说,你看,他工作的好卖力。作为一个成年人,只要不违法不损害他人,你可以做任何事情。你当然可以选择躺在家里,什么都不做;也可以去稳定的公司工作;或者你做自由职业者,一个人创作。或者你一个人创作忙不过来,叫上几个朋友帮忙经营,这就成了工作室;你想获得更多收入和影响力,于是招一些不是你朋友的毕业生来给你干活,最后创建了公司。你也可以在上面状态里切换,或者继续回来当学生,或者做一辈子学生。你看,成年后没那么多“应该做”的事情,都是你自己的选择。








虽然“行行出状元”,职业互相平等不代表所有工作都对你好。有很多消耗你意志,摧残你身心的工作,它们往往不能提供完整的五点。




1. 年入百万的卖羊肉串工作,缺乏成长性和影响力。




2. 在地铁站弹琴缺乏收入和社群。




3. 服务员缺乏成长性和兴趣。




4. 氪金手游的程序员缺乏影响力和兴趣。




等等。




这些工作都很平等,只是如果缺乏了上面五点的某一点,你会感觉很疲惫,缺乏目标,感觉生命被消耗。所以我们拼命高考填志愿上大学等等,为了能获得一个“五星”的好工作。值得注意的是,当我们说“热门专业”,“好就业”的时候,其实指的是那个专业的所有工作,而不是五星工作。所以很多人看到“热门”就违背自己心愿进了那个专业,但后来才发现,所有行业的五星工作都是竞争极大的。就像传媒比电影更好就业,但做记者拿普利策新闻奖并不比做导演拿奥斯卡更简单。所有领域最顶尖的工作都是稀缺的,甚至可以说同样稀缺。








这就是为什么要选自己真正愿意为之付出的专业,因为在中国,根本没有不是独木桥的专业。很多家长不明白这一点,让孩子读经融,看似热门,毕业后给安排一个银行柜台员的工作,然后满意的以为这是孩子想要的,殊不知孩子心里想的是,这还不如把我放在监狱里,好歹那里隔间还宽敞点。






太棒了啊啊啊啊啊!

TTangSun:

为爱发电了!
快速搞了一个白起的pa!爽了一下
太想看他们跳舞了!!
剩下的等我画完稿子再说吧!(有缘在画
顺便说一下不授权谢谢!

您抱有太多的怀疑,并试图在我面前抹灰母亲的形象。
真是幼稚和不可思议,对于您来说,您有什么资格评论这些?您不也在沉迷吗?您不是也在背叛吗?您不是在我的面前一遍又一遍地伤害别人吗?
您有什么资格,去评论别人,更何况,还是比你做的好了太多的母亲。我不否认母亲也有不对的地方,但是,您,凭什么,去在我这上眼药?
请您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吧?抱有这样偏激思想与做法,对不起,我实在无法接受现在的您。

陷入不停地自责与自我厌恶中,然后不断循环循环再循环。
这样真的好吗?什么都不说不看不听。
脑袋特别疼,疼的快受不了了。
不想说话不想交流,我想去一个无人知道的地方,抱着我想要的我需要的冷静一会儿。
给我点时间,给我点空间,求您们了……
求您了。
谁来救救我啊……

嫉妒,
无法想象你在别人身边的样子。
因为离得远就无法接近你了吗?
这样的自我厌弃,
还是恨自己与你的距离太过遥远。

希望一定渺茫吗?
你可以救赎我吗?

第一次在lofter上面发东西,虽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:-|
不管怎样,以后会说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吧。
= ̄ω ̄=
祝您愉快。

【宋晓】素月东山上

冰糖的文!!
表白她!!!

星星糖:

*私设如山
*ooc
*爱属于双道崩属于我
*短篇,很短
*白开水一样没什么味道
*呃,文笔不好
*可以的话,就继续吧……





――
  素月东山上,


        点星树影间。


        此地荒渺,无人敢近,是一片……鬼林。


  就得到的消息来说,许是新鬼。


  冰凉的月色倾泻下来,却流不进叶下的阴影里。


  而宋岚无所觉。


  毕竟,他看得见。


  沉默地轻拨开树枝,宋岚继续往前走,步子很稳。


  树枝突然从旁边刺了过来。宋岚步子一转,刚躲开就发现更多的树枝缠了过来,铺天盖地。而后拂雪一闪,枝叶尽落。宋岚一剑划开了树枝最密集的地方。


  那里有一个被树枝缠起来的小女孩,满眼泪水,惊慌地看着他。


  他割断了那些树枝。


  小女孩似是在忍,可是泪珠还是像断了线一样,她断断续续地说:“我,我还以为……还以为我要……死了。”说着,手不停地抹着泪水。


  宋岚曾经想过,像晓星尘那样温和地抱一抱被救出来的孩子,软言哄着,送她回家。


  但是他试过几次,显然,效果不好。


  宋岚轻轻握住了小女孩的手,什么也不做——这是他摸索出来的最能让这些孩子平静的方法。另一只手,握紧了拂雪。


  “道长……你不会让我死吧?”小女孩停下哭泣,带着希冀望向他。


  我不会放任任何一个人平白死于我眼前。宋岚想。


  但是小女孩显然由于他的沉默而有些不安。


  她伸出没被握住的那只手,说:“道长?我……我害怕。”


  宋岚平静地看着她。


  别怕,马上就结束了。


  小女孩听不到。她只是紧紧的拽着宋岚的衣角,絮絮说着些东西,来平复一下自己的恐惧。


  “道长……我叫阿月。”阿月闷声说:“没爹没娘……所以没姓。”


  “他们都欺负我,说我是野种……他们很过分对不对,还把我逼到这林子里……”


  血已经开始燃了,特殊的火点着了阴气森森的树林。


  别怕。宋岚拍拍阿月的头。


  “为什么啊?”阿月的语调突然尖锐起来,“我做错了什么?难道这种人不该去死吗?”


  你什么都没做错,只是走错路了。宋岚垂下眼,拂雪已然送进了阿月的胸口,正入心脏。


  只是,来不及了。


  剑出,没有沾上一滴血——这孩子本就非人。


  拂雪归鞘,宋岚迅速掩了阿月的尸骨,向林子外走去,邪火不近。


  他略有些漫不经心地想,几十年前的宋子琛会不会死在这里?即使这个假设毫无意义。


  停步于林外,他安静地看着大火燃尽鬼林,连同罪孽,连同鲜血。


  风像是在哭嚎吗?


  宋岚站在阴冷的火焰之外,清风徐来,明月加身,如——故友邀约。


  今夜星河天悬。


  那之后,几年了呢?大多数人都不记得了。宋岚不太想记得,也不太想忘记。


  他只站了几刻,树林就已经不复存在了。怨灵的血……燃尽了它。


  他走了。到了镇上,进了客栈。


  摸出纸笔和银两,给掌柜的写了张字条:住一晚。


  掌柜的很奇怪地看着他,但还是收了银子,让小二领他上楼。


  他关好门,点好灯,又拿出了纸和笔。


  “今日行至云镇,路有鬼林。人言鬼食人,遂至。事毕无言,稚子何辜?惜之迟矣。”


  他握着笔,停了半响,火光摇曳未明。


  宋岚终究还是又加了一句:仍不见,有思。


  写完之后,宋岚把它烧了。


  看着纸条一点点化为飞灰的,却不止是宋岚。


  晓星尘静静看着火从“今日”烧到“有思”,用他自己的眼睛。严格来说,是晓星尘的残魂,过往前尘几近如梦而逝的一点残留意识。他醒来很久了,但是没人能听得见他说话,也没人看得见他。即使对于已经不算人类的宋岚,依旧如此。


  他勉强记得有个小女孩,她还在睡觉,他不能吵醒她。他仍旧在无人知晓的世界里。


  但是奇怪的,他感受不到一点孤独与惶恐。


  而是愿同这个人一起,除魔歼邪,即使对他而言他并不存在。


        不过,那都是明天的事情了。


  晓星尘看着抱着霜华靠坐在床上的宋岚,说:“睡吧。”


  宋岚好像能听到一样,闭上了眼。


  究竟是否睡了,不得而知。


  宋岚抱着霜华,晓星尘坐在宋岚旁边。从沉沉夜色到天光破晓。


  他坚信,终有一日天光,影有三。


  此路崎岖泥泞,风雪交加,幸而并肩同行。


end